玉石还能有多美——本土玉雕师李杰玩转传统翡翠市场

首页

2018-11-09

 玉雕,是一种空间雕塑艺术,但与泥塑、木雕、黄金铸造等有着重要的区别。

在福韵泽工作室里,李杰仔细地端详、丈量着一块块玉料,不一会而,一副简单明了的玉雕设计图便跃然纸上    玉雕,是一种空间雕塑艺术,但与泥塑、木雕、黄金铸造等有着重要的区别。 在福韵泽工作室里,李杰仔细地端详、丈量着一块块玉料,不一会而,一副简单明了的玉雕设计图便跃然纸上。

记者发现,他的作品题材涉猎广泛,不仅仅是常见的观音、关公、花鸟等,像耶稣这样在玉雕界并不常见的题材,被他雕刻得栩栩如生,令人有完全耳目一新之感。 这位受到欢迎的玉雕师叫李杰,是一位83年出生的年轻艺人。

  结缘墨翠  作为土生土长的瑞丽人,从小便与玉石接触颇多。

小时候就一直觉得玉石是一种很神秘的东西,特别的吸引我回想起幼时,李杰深深感慨自己童年便与玉石结下的缘分。

刚入行时,李杰做的是树化玉。 2010年,他开始转行做翡翠毛料生意,一次在淘货的时候,李杰花了5000块买了一块原石。 石头磨开后,他发现他遇到了一种偏门毛料。

他回忆说,当时发现虽然这坨石头黑不溜秋,并且看起来很不起眼,但仔细打光一照,却有着喜人的浓绿。

这就是墨翠,翡翠的一种。

它在缅甸场口被视为具有神秘力量之物,因为产量稀少,又被誉为黑色宝石。   墨翠的神秘深深吸引住了李杰,他与墨翠结下了不解之缘,甚至甘愿当起学徒学做玉雕。

在雕刻的过程中,李杰发现墨翠材质不仅够细够硬,并且韧性好,能雕出很精细的图案,容易显轮廓,更彰显雕工技艺精湛。

这些种种,更加深了他对墨翠的喜爱。   从迷茫入行到琢磨钻研  和几乎所有玉雕学徒一样,最初的日子是单调而艰苦的。

一般开始的日子就是画图,然后慢慢可以上手雕一些比较差的料,雕完还要师傅再修改加工。 那时候觉得师傅很严格,经常被骂,有一次还不小心雕坏了一块比较好的料子,又惭愧又内疚。

不过现在想想如今能小有成绩和那段经历是密不可分的。 当你一旦钻进去并喜欢上一门技艺,就自然而然不觉得累了,而且自己越琢磨,就会觉得这份工作越有趣。   在玉雕师傅王军的指导下,慢慢的,李杰精雕的墨翠挂件声名鹊起。

他既雕墨翠,也雕其他翡翠品种,风格日渐成熟老到,线条收放自如。

他的作品大都线条精准,调水巧妙,抛光与砂面组合得体,赞许颇多,成为业界模板。 在当时,一块不错的墨翠牌的料钱约5000元,加上李杰的工价,有些作品最高能卖出几十万元的高价。

  工艺独到、设计特别受追捧  所有的成功都不是意外。

李杰也羽翼渐丰,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,自己带徒弟。

每次参加各种比赛,他都看作是一次次艺术的沟通。 他认为通过比赛,能和更多的同行切磋,看到别人的新思路、新想法对未来的发展很有益处。

在去年,瑞丽市举办的神工奖比赛上,他的作品飞翔大放异彩,独特的构思设计,获得了镶嵌组金奖。

蝴蝶主体用墨翠雕刻,翅膀用珐琅装饰,并加以南红作为点缀,整件作品栩栩如生、颜色缤纷亮丽。

和常规的挂件相比,这个图案设计特别吸引眼球。   创新是长久积累的迸发,在所有夺人眼球的背后,都是长时间的琢磨和构思,这是李杰看来玉雕最费脑力的部分。

他认为,玉雕的奥妙在于原石纹路、颜色的不同。

同时,应该用简雕和巧雕来突出玉石的自然本性和灵气,尽可能保持材质本色和天然独特之处,呈现出一种人和自然的合一。

即使是同一个玉雕师,在不同的时间,对同一块原石的解读不同,作品也会相差甚远,这就是玉雕的魅力所在。

当谈到对瑞丽工的看法,李杰认为创作的多元和文化的融合就是瑞丽工自身的魅力。

玉雕比拼的绝对不是手艺,将来先进的工具会代替手艺的,技艺不是问题,将来是看谁的创作能力强,创作能力从哪来,还有综合素质。   说到未来发展,李杰觉得世界变化很快,玉雕行业不能一成不变,只有创新才有不竭的发展动力。 对于今年准备参加的天工奖比赛,李杰信心满满。

相信随着内地的对墨翠接受度、认知度的提高,我一定能越做越好。 言语中,充满了朝气和肯定。

  记者 樊琳。